十年卧薪尝胆

2018-10-08 00:03

所以从行业品格来说,当前的白酒行业品格,处于劣势,而且这种劣势将持续下去,不会有所好转。从企业神格来说,当前郎酒的神格是不存在的,过去的狼的精神,不会因为头狼的回归,而重新焕发新生的。重要的是,经历了各种岁月沧桑的头狼,本身的血性和冲击力也有待验证。最后从领导的人格来说,未来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去修补存在的各种人格阴影,以找回过去应有的尊严。

当前摆在回归郎酒的汪俊林面前的是三道很难跨越的坎需要去走。首先需要跨过去的是行业整体环境的恶劣及行业竞争环境的变化,这是整个郎酒需要去认真思考和谋划未来的。过去的整合运作郎酒是顺风顺水的,2001年到2012年汪俊林带领郎酒从不足3个亿的销售额跃升至120亿,这段时间也是中国白酒走上高端化的重要十年,从2002年开始白酒开始走上坡路,如果2016年开始白酒也能够走上坡路,那么历史给了汪俊林扭转乾坤的又一次机会。但是纵观整个白酒行业,洋河也是从8000万实现了200多亿的快速发展,汾酒也是从几个亿做到了100多个亿……所以这样的成功并不能归咎于个人的成功。其次需要面对郎酒内部的管理困局,这个时候的郎酒各种管理的问题肆虐,从内部到经销商管理,汪俊林都需要一次彻底的梳理,原来自己培养的起来的队伍,也需要重新整肃。那批能征善战的狼,已经在郎酒高速发展中吃的饱饱的,还能不能跑的动这本身也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的问题。最后需要面对的是自己重出后的形象树立的问题,那些已经被以讹传讹的新闻和报道,就像一块块疮疤一样,注定会给其贴上很多不好的标签,而这些标签的存在,将给未来掌管郎酒的汪俊林更多人格魅力的挑战。

如果说人们是因为跌倒了,才懂得爬起来的话。那么营销大师史玉柱无疑是所有人的榜样,当年史玉柱随着巨人大厦的轰然倒塌,自己几乎也变得身败名裂。但是史玉柱没有那么幸运,也不至于那么迷恋巨人过去。再收拾破碎山河时,能够潜心于淮阴的小县城里,规划其卷土重来的脑白金项目。而因为与央视产生纠纷的陈佩斯,则化身农民在怀柔的山水里开辟了一片属于自己的苹果天地,并且让自己重新找回了艺术人生的第二春。另外因受贿入狱搞得家破人亡的褚时健,这个曾经中国烟草之王,出狱后竟然能够以74岁高龄,在哀牢山上开辟了人生又一个辉煌的篇章。

历史总是如此惊人的相似,被纣王囚禁的周文王,以牺牲长子的代价换来了自由,第一时间不是高喊口号,而是夹起尾巴做人,然后寻找贤能,安抚百姓。结果为次子创造了灭商的基础,奠定了周朝的未来。而被吴王夫差囚禁的越王勾践,十年卧薪尝胆,被放回了国后,也是靠夹起尾巴苦心操练队伍,才实现了三千越甲吞吴的霸业。另外一个悲催的并且逆袭成功的帝王明英宗,先是被也先囚禁当成要挟大明王朝的筹码,回来后又被其弟景泰帝囚于宫门内,也是靠夹起尾巴装孙子才得以重新夺回帝位。如果说明英宗是两次掉进同一条河的话,那么这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。而且更奇葩的是,他失败是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的典范,失败是因为太监王振导致被土木堡被蒙古人生擒,成功也是因为太监创造了复辟的机会。需要补充的是,也因为其复辟成功,那个千锤百炼出深山的著名的宰相于谦,最后因推立其弟为皇帝而被诛。

我们不能不承认,人身上有很多逆商,有很多无可限量的可能,让我们能够经历挫折绝地反击,王者归来。但是请记住,以上所有提到的这些帝王也好,杰出人才也罢。有一个共通之处,那就是他们更懂得如何低下头来,适应新的环境,去踏实地重新开始一段崭新的历程,而不是沉浸在过去的成功里不能自拔。另外不管是周文王还是越王勾践还是明英宗,也不管是史玉柱、程佩斯还是褚时健,这些人能够在人生的低谷或者暮年逆天而行,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1、有才华。2、情商特别高。3、低调做人。4、善于识人用人。尤其是明英宗,被囚禁在蒙古时能够让看守者把女儿嫁给自己,而且帮助自己逃离敌国。回来后,又能够在监视居住下完成复辟。这让文采横溢的宋徽宗要羡慕死了,也让二次失败的拿破伦羡慕不已。

那么逆袭归来的汪俊林,能否如此幸运呢?从当前白酒环境和郎酒现状来看,再造郎酒100亿,带领郎酒实现两百亿。如此豪情壮志,确实让郎酒人振奋,让媒体振奋,让行业振奋,但是要想再造当年的郎酒的辉煌,其实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。正如明英宗的回归,注定扭转不了大明乾坤,明朝因此走向了衰败之路。当前汪俊林的回归虽然可以振奋员工,让郎酒再短期内创造一个非凡的业绩,但是要想找回郎酒过去的辉煌和荣耀,似乎已经不可能了。因为不是汪俊林没有能力,也不是郎酒没有这个潜力。而是整个白酒行业没有这个机会,也没有这个市场。即便2016年开始中国经济开始雄起,作为一个衰退期的产品,白酒行业和可乐一样,很难再造过去的辉煌。充其量随着通货膨胀的加激,可以让企业的产值和规模变得越来越大。这种简单的增长和扩容,并不能体现一个人的能力和魅力。

关于近期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回归的消息不绝于耳,其实这两年来陆续都有消息说汪俊林要回归郎酒了。媒体对于汪俊林回归郎酒的热切程度,一方面反映了郎酒集团内部员工期盼领导回归的愿望,另一方面反映出了行业对于汪俊林运作郎酒期间的认同和怀念。回归固然对于郎酒来说是好事,企业的主心骨回来了。对于媒体来说也是好事,媒体的热点又有了。

但是对于已经经历各种“失踪”“被牵连”“被监视居住”……的汪俊林未必是好事。我们伟大的国师(马克思)曾经说过,人不能两次掉进同一条河里。此翻汪俊林的复出,不免会有掉进同一条河里的感觉。对于一个处于知命之年,年过半百的人来说,这条古蔺河能否再被趟过去,非常考验汪俊林的逆商。